首頁 - - 文章正文

成績差,只要進入哈佛“Z名單”就保證被錄取。

發布日期:2018年10月11日文章來源:《看世界》雜志

“Z名單”是針對成績介于合格邊緣的、人際關系顯赫的學生。他們從待定名單進入“Z名單”,在推遲一年入學的條件下保證被錄取。

SAT考試超過1470分,九門大學先修課程GPA在3.5以上,在592名同校同學中排名第一……在哈佛大學的招生官員眼中,他是申請者中絕對的鳳毛麟角。“我猜我們得和普林斯頓爭這個人。”他說。但到最后,這名學生被哈佛拒之門外。

很多追求美國夢的高中生認為,如果他們符合招生標準,就會被哈佛錄取。但據《紐約時報》報道,反歧視行動小組“大學公平招生”指控,哈佛在招生過程中利用種族平衡來調整招生政策,涉嫌歧視亞裔學生。在案件審理中,法官要求哈佛公開其招生文件,傳聞中的“Z名單”隨之浮出水面,哈佛的招生秘密首次暴露在鎂光燈下。

原來,僅僅符合標準是不夠的。

歧視鏈低端的亞裔

被哈佛大學錄取越來越難了。2018年,2.6萬名美國學生申請入讀哈佛,只有2000名學生會收到入學通知。然而,比起白人學生,亞裔美國人似乎更難被哈佛錄取。

這要從哈佛的招生程序說起。一般來說,哈佛把全國分為大約20個地理“備審表”,每個備審表都被分配給一個招生官員小組委員會,兩三個招生官員或審閱者會從5個方面對申請者進行評定:學術、課外、體育、個性和“綜合”。

“大學公平招生”組織指出,在5項招生標準中,最模棱兩可的是針對申請者個性的評分。在個性的評分上,亞裔美國人處于弱勢地位。這個群體通常被描述為勤奮、聰明卻不受歡迎、缺乏勇氣,這無疑是延續多年的刻板印象形成的。一旦性格被判定為“劣勢”,申請者將被“剝奪優先權”。這種名為“剝奪優先權”的方法,主要用于調整班級學生的種族構成。

“大學公平招生”組織表示,除了性格判定的弱勢,亞裔美國人也無法獲得校方的“小獎勵”——這些獎勵通常授予少數族裔、校友子女、捐贈者親屬、運動員,以及工作人員或教職員工的子女。美國教育部1990年的一份報告表明,亞裔美國人并不屬于“小獎勵”的受益人群;哈佛大學2013年的一份內部報告指出,這個人群甚至跟錄取與否呈負相關。

哈佛回應稱,亞裔美國人中的兩個亞群體(女性及來自加州的申請者)入學率的適度上升,足以證明歧視主張站不住腳。“我希望未被哈佛大學錄取的學生不要以此界定自己的身份。我高中畢業后也沒有被哈佛大學錄取,即使到了今天,我也不會讓當初的我入學。”哈佛本科生院長拉凱什·庫南納說,他本科就讀于康奈爾大學。

諱莫如深的“Z名單”

亞裔美國人不是哈佛錄取歧視鏈上唯一的受害人群,白人學生們也并非處于同一條起跑線上。

研究法院公布的哈佛招生文件顯示,在“院長關注名單”上獲取一席之地,有助于增加入學機會。“院長關注名單”往往以院長或招生主任名字命名,羅列的并非成績優異、受大學院長認可的學生,而是與捐贈者有利益關系或與哈佛有關系的申請者姓名。

最鮮為人知的“Z名單”,也在法庭訴訟中浮出水面。哈佛對“Z名單”諱莫如深,法庭文件中關于該名單的大部分信息都經過涂黑處理。“大學公平招生”組織表示,“Z名單”是針對成績介于合格邊緣的、人際關系顯赫的學生。他們從待定名單進入“Z名單”,在推遲一年入學的條件下保證被錄取。

過去5年,每年有50~60名新生通過“Z名單”進入哈佛,超過70%為白人,大部分為捐贈者或潛在捐贈者的親屬。

哈佛未正面回應“Z名單”,但此前曾有招生官員表示,捐贈招生是培養校友忠誠度的一種方式。然而,“大學公平招生”組織的專家證人理查德·凱倫伯格認為,這類名單根本就是為招生工作留的后門,數以萬計的申請者未被公平對待。“這類優惠計劃服務于白人、富裕的關系戶。”他說。

哈佛不愿意取消“Z名單”,背后有其他考量。總部位于紐約的“常春藤教練”創始人貝夫·泰勒曾幫助少數學生通過“Z名單”進入哈佛,她表示“Z名單”是哈佛讓校友和捐贈者高興的方式,同時不違背學校高標準錄取的原則。

泰勒介紹,大部分學生接受了校方提出的延遲一年入學的條件,利用“間隔年”旅行或者在父母的公司實習。但也有學生拒絕了這項提議,轉向其他常春藤學校。“我們很高興哈佛保留這種錄取方式,”泰勒告訴《波士頓郵報》,“我很高興孩子們能去夢想中的學校。”

其他常春藤聯盟機構,如布朗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,表示它們沒有類似哈佛“Z名單”的延期入學計劃??的味笱靡恍┍瘓芫母咧猩椒中>投?,待他們完成大學一年級課程,只要成績達標就有機會轉入本校。該校發言人約翰·卡伯里說,康奈爾大學每年約有1/4就讀的轉學生來自分校,但他們基本上與捐贈者沒有關系。

“彩票制度”最公平?

哈佛大學教育學副教授娜塔莎·瓦里庫為學校的招生制度叫屈,她認為不存在“完美的招生制度”。“任何招生過程都會讓一個群體優先于另一個群體。”她告訴《大西洋月刊》,“當招生標準如此模糊時,就無法明確地識別歧視,更不用說根除歧視了。”

但如果哈佛創建一套固定的招生標準呢?如SAT分數高于1470分、GPA大于3.5……為保證學生的多樣性,學??梢愿枘承┥昵肴碩鍆獾娜ㄖ?,如他們就讀的高中、收入和種族等。招生官員可以使用這些標準,淘汰大部分的申請者,再通過抽簽決定最后的2000名學生。

包括瓦里庫在內的支持者認為,這種方法可以幫助大學規避種族歧視的指控。在這個系統中,心理學家巴里·施瓦茨在《紐約時報》寫道:“被錄取的學生不一定是最好的,卻是足夠好且幸運的。”

早在1997年,哈佛大學法律教授拉尼·吉尼爾就提出“彩票制度”,認為它是大學錄取最完美的解決方案。施瓦茨認為,“彩票制度”會激發高中學生的冒險精神。由于錄取是隨機的,高素質的高中生會勇敢地發掘自己的興趣所在,而不是用所謂的成就和活動來填充簡歷。在目前的模式下,施瓦茨寫道,“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優秀的SAT成績、令人印象深刻的課外活動”,“他們會選擇能夠發揮優勢的課程,而不是那些彌補短處或培養新興趣的課程”。

施瓦茨表示,目前招生的方法甚至會破壞學生上大學后的學術表現。“他們錯誤地錄取了在高中時期盲目用功的學生。通過淡化大學入學錄取的交易性質,‘彩票制度’足以扭轉這種趨勢。”

在其他國家,“彩票制度”早已投入使用。美國哲學家彼得·斯通指出,英國的利茲城市大學、哈德斯菲爾德大學,均使用抽獎的方式來確定申請人能否選修熱門的理療課程;荷蘭各大學一直采用隨機選擇程序錄取學生,給考試成績較高的申請人額外的權重。當然,這種錄取方法也面臨質疑,但支持者認為它比起美國精英機構的做法更公平。

成績差也能上哈佛?

美國的大學會擁抱“彩票制度”么?結果并不盡然。

8月初,數十個美國大學聯名向法庭提交文件,表示支持哈佛目前的招生制度。正如《大西洋月刊》所說,哈佛的“Z名單”對美國大學的錄取機制并未產生太大沖擊,全國范圍內的錄取改革基本不可能。

作者 | 鄭佳文

友情鏈接
北京pk赛车开奖app 每天买组六稳赚不赔,百度 牛牛什么牌抢庄 11选5任2稳赚投注技巧 pk10赛车3码计划 pk10七码滚雪球三期 2019女篮四国对抗赛录像 北京pk10计划网页 双色球网 内蒙古时时口诀秘籍 内蒙古时时预测 彩票计划软件下载大全 3d一胆九拖组六 十一选五复式计算器 六肖中特心得 规律与现象